您的位置 首页 未分类

借钱引发祸端,法律因谁而定?

2013年7月23日,安徽省安庆市共创商贸有限公司徐冬斌向该市刘海涛借款1050万元,在该笔借款中,徐冬斌与刘海涛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方式提供担保。共创商贸股东徐素珍作为担保人,…

锚点2013年7月23日,安徽省安庆市共创商贸有限公司徐冬斌向该市刘海涛借款1050万元,在该笔借款中,徐冬斌与刘海涛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方式提供担保。共创商贸股东徐素珍作为担保人,为徐冬斌的该笔借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徐冬斌为了不偿还这1050万元的借款,绞尽脑汁、费尽心机,多次造谣诬陷刘海涛,现如今,徐冬斌依靠在当地的势力,终于目的达成。刘海涛现已被关进牢笼。刘海涛的一场噩梦才刚刚开始。

欠账不还 对债主栽赃陷害

据刘海涛父亲刘艾浩陈述:2013年7月23日,刘海涛借款于徐冬斌1050万后,借款日期已到,刘海涛就多次催要这笔借款,但徐冬斌找各种理由,不还这笔借款。万般无奈之下,刘海涛只能通过当地法院起诉,通过法院裁定判决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合法财产。在一审法院安庆市迎江区法院审理此案时,徐冬斌以莫须有的罪名,诬告、陷害刘海涛,前前后后6年的时间,每当法院做出对刘海涛主张债权有利的裁决时,公安机关就一而再,再而三的以刘海涛“开设赌场罪”进行干扰法院判决。一审法院判决刘海涛败诉。

安庆市迎江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败诉后,刘海涛提起上诉到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刘海涛胜诉。

刘艾浩说:徐冬斌在安徽省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他财大气粗,手眼通天,跟省、市、区大领导都有扯不清的关系。自2013年我儿子刘海涛把钱借给他以后,在这几年的时间里,刘海涛就厄运连连。徐冬斌为达到赖账目的,他通过在当地的人际关系,几次向当地公安举报刘海涛开设赌场,公安局前后四次立案,其中三次报到检察院,前两次是安庆市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做出不予以批捕的决定,市公安局也出具了《终止侦查决定书》。在2019年4月20日市检察院同时也做出不予批捕的决定。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市公安局在5月份又进行第四次以“开设赌场罪”立案,案件由市公安局侦查转到菱北分局刑侦队。此案件由菱北分局刑侦队余德宽大队长主办。

2019年5月,刘海涛被刑事拘留。这次菱北分局以“省督办涉黑”案件对刘海涛进行立案。

诱骗证人做假证 不达目的不罢休

自从余德宽接手办理此案后,他受他上级领导的“指派”,对此案是“尽心尽力”去办。为了寻找“证据”,余德宽把关在市看守所的潮宜龙找到(潮宜龙是当地开设赌场的老板,因犯案被判),让潮宜龙做假证诬陷刘海涛。“潮宜龙在开设赌场时,他和余德宽就是铁哥们”刘艾浩说。他在给潮宜龙做口供时,他告诉潮宜龙,你有什么需要我会帮助你(后面文中有潮宜龙及潮宜龙老婆的证言),后来余德宽私自把潮宜龙给他老婆写的信带出来交给他的老婆。

千方百计的陷害还在继续:刘辉是刘海涛的朋友,他二人在一起共事多年,后二人合伙购买一处底商。因刘辉“需要”资金周转,他与刘海涛商议以二人共有房产作抵押分别向两家银行贷款3400万元,因刘辉需要贷款,而刘海涛不需要贷款,刘海涛把房子给刘辉做抵押,刘辉付给刘海涛一半作为保证金,等刘辉把房子还给刘海涛,刘海涛再退回刘辉付的那一半保证金。因为刘海涛这一半房产给刘辉开大型超市,刘辉属于实际占有人,而且房产给他做抵押也要收保证金的,前期贷款手续都是刘辉办理的,刘海涛只是去房产局签字(因房产属于两个人共有财产)。刘辉在办理贷款期间因手续不全,他私自做了一些假手续骗取银行贷款。对于此事,刘海涛一无所知。等贷款下来之后,刘辉把贷款总额一半作为保证金交给刘海涛。此事件是余德宽在查刘海涛银行流水中得知的。因此,余德宽利用职权把以前市经侦所给刘海涛做的笔录全部推翻。机会终于来了,随后,余德宽将刘辉拘捕,利用非法手段逼迫刘辉指认刘海涛,刘辉在各种诱惑和压力之下,违心做了假证。后来,当地公安在把案卷交到检察院时说刘辉是主动投案自首,并申请检察院在量刑上酌情处理。经过余德宽诱导认识刘海涛的人做假证,如今刘海涛已“法网难逃”。

我们聘请的律师要见刘海涛,经过几次请求,余德宽以没有时间为由拒绝会见。余德宽说:律师要见刘海涛必须要经过我的同意才行,并由他指派的其他民警陪同监视。律师多次请求无果后,向市检察院投诉,反映余德宽违反法规,后余德宽允许律师见刘海涛。

律师见到刘海涛后,刘海涛告诉我们请的律师,在提审他时,公安人员把笔录提前写好了让刘海涛签字,刘海涛看过笔录,并在上面修改,修改后余德宽当面把笔录撕毁。余德宽还对多名涉案人员说:如果你们要自保,必须指证刘海涛“犯罪”。余德宽为了帮助徐冬斌,真是“劳心劳力,拿国家法律当儿戏啊”!刘艾浩痛心的说。

刘艾浩说:“我儿子刘海涛是一个老实本分的生意人,没有任何不良嗜好,没有任何犯罪前科。他好心好意的把钱借给他远方亲戚徐冬斌,然而却落到今天这种地步,真是可叹可悲啊。再者,余德宽也与刘海涛无冤无仇,他是在他上面领导强大压力之下来办理此案,他也是万般无奈。余德宽于潮宜龙是多年的好朋友,现如今,潮宜龙就是因为借给徐冬斌5000万元赌债,因徐冬斌赖账不还,他才想方设法,不择手段把潮宜龙弄进监狱,为此,余德宽也恨透了徐冬斌,但是,即使他余德宽不管怎么恨徐冬斌,他还是拿他没有一点办法,因为徐冬斌后台太强大了。在我们当地,不认识徐冬斌的好像没有几个人。徐冬斌以同样的方式来诬陷我儿子刘海涛,我会坚持到底的为我儿子讨回这个公道”!

以下是潮宜龙所陈述的内容:

余德宽菱北刑警队大队长。余德宽本人跟我是多年的好朋友,又是生死朋友,爱游泳,经常游长江。关于刘海涛的案子,他们提审了我五次。每次提审做笔录我都没仔细看过,我相信公安民警。笔录做完后,就让我签字。余德宽多次提审我的目的就是让我做假证指认刘海涛,余德宽的目的是利用我们做为证为自己升官发财。

当初,刘海涛借过我朋友钱,都是我担保。他从来不知道我是开赌场的,更何况说他是开赌场的,我是真的难以置信。余德宽提审过我5次另外在又提审我一次,我所说的什么,我自己清楚,至于他们怎么写的,我从来不看,只是签字,因为我文化有限。在跟余德宽做朋友期间,他曾经坑害过我,后来,我写了两份举报余德宽受贿材料,一份送到市检察院,一份送到市公安局纪委书记李彤飞手里。内容说的很清楚,我没有说过刘海涛把过帖(行话)知情。余德宽真是胡来,胆子大,把法律当儿戏。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在安庆看守所来提审我3次,都是为了刘海涛,我都是零口供。可以调查。余德宽接了这案子想立功,他了解我的性格,讲义气好欺骗,我说的都是实话,如果我说的是假话,受法律制裁。

下面是潮宜龙老婆写的证词照片

//ruanwen.miao98.com/Upload/59/1591601493045.docx_html_2356a0a8.jpg插图(1)
//ruanwen.miao98.com/Upload/59/1591601493045.docx_html_4c22dae7.jpg插图(2)
//ruanwen.miao98.com/Upload/59/1591601493045.docx_html_882af6e.jpg插图(3)

上面照片内容为:

刘海涛的亲属你们好:

冒昧的给你们写信,是必须要告诉你们关于刘海涛开设赌场罪的一些事情真相,你们一定要相信,刘海涛这个罪是遭人诬陷的。

2019年6月份安庆市菱北分局的人,到合肥找我做笔录,这人当时给我带来潮宜龙在看守所写出来的一封信,并且问了关于刘海涛借钱给陈刚的一些情况,这时才知道刘海涛开设赌场罪被抓,听到这个消息,我非常惊讶,因为潮宜龙当年没抓之前就告诉我,他赌场不打算开了,并且外面欠的赌债太多的情况下,骗取刘海涛的信任,利用了他。刘海涛对于潮宜龙开赌场的事完全不知情,可为什么说他开设赌场,我当时非常的不能理解,就在去年下半年,我又听说是潮宜龙做笔录的原因,刘海涛才被批捕,由于潮宜龙当时因为非吸罪被关押在安庆看守所,我迫切想证实这件事情想和他见面,可按规定根本见不到,这件事我一直都很纠结,我们将近一年未见面,终于在2020年元月10日我们会见了才知道真实的情况,潮宜龙说当时余德宽给他做笔录他非常激动,因为让余德宽关照当年开的赌场,前后将近三年共送现金九万元给他,而且天天在一起,关系就是哥们一样,余德宽是来帮他的,在看守所余德宽还帮他带封信出来,所以余德宽写的笔录他没有看就签字了。听他这么说我完全明白了,他犯这样的错误不止一次了,开发商方文兵,潮宜龙借给他五百万元,抵5套房子给我家,法院人拿了许多材料到监狱让他签字,他也没看就把字签了,结果5套房子没有了,由于我们见面时间有限,具体情况只有去监狱问潮宜龙才知道。

我丈夫潮宜龙给你们家造成的伤害,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只能说声对不起,还有潮宜龙对我说,在去年年底安庆市公安局扫黑办多次调查问话,也问了刘海涛的事,扫黑办那有笔录可以去查,为什么这么多年而且多次笔录都没有说刘海涛,偏偏在余德宽做笔录这么一次就有问题,这里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原因。还有我哥从赌场开业到关门一直在那里负责,他告诉我在赌场从未看到过刘海涛这个人。你们要把这些情况告诉办案相关领导,让他们去调查,我是有一双儿女的人,我相信潮宜龙不会诬陷一个人的,需要我到哪说明情况我一定会去,同时我也相信在这个的法制社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

此致

杨秀芬

2020年3月5日

(我的电话:188556*****)

下面为检举材料原文

打黑除恶 刻不容缓 势在必行

关于实名举报控告安徽省安庆市黑恶势力徐冬斌及其保护伞的材料

中央扫黑除恶办公室:

我是刘海涛(身份证号码:340802197009210212)的近亲属,因刘海涛被诬告陷害一案,现依法特向贵办和中央实名举报安徽安庆市黑恶势力徐冬斌及其保护伞。揭开徐冬斌及其保护伞这个盖子,整个安庆就太平了,官场就清廉了。

  1. 徐冬斌违法犯罪线索

徐冬斌(身份证号码:340811197212055330),男,安庆市,其是一个前科劣迹斑斑的人员。自1997年起,徐冬斌对外称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查明碧是其干爹,后徐冬斌离了婚娶了查明碧的女儿,查及其副主任王建军为徐冬斌的一切开了绿灯,徐冬斌承揽了该区所有重大建筑工程。

2003年,徐冬斌因为抢劫罪被安庆市宜秀区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只服刑不到一年出狱。2005年,徐冬斌将国企子公司安庆西湖绿洲的经营权想方设法拿下。这样一个有犯罪前科的人,最终当选了安庆市宜秀区人大代表,和他在宜秀区强大的恶势力和保护伞分不开,他自称是安庆的毛泽东!

2014年徐冬斌因为赌博罪刑事立案,在《关于对徐冬斌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许可的请示》经人大同意后,2014年12月23日被中止安庆市人大代表职务。但是,既然采取了刑事拘留强制措施,就意味着已经对其刑事立案的时候却又再次转为行政案件,最终没有了下文。徐冬斌赌博涉案金额3000多万元,金额特别巨大,监狱在押人员赌场老板潮宜龙可以提供详细证据材料。

2015年徐冬斌因非法持有枪支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但是随后案件由刑事立案转为行政案件,最终不了了之。

2016年起,针对安庆市主要以宜秀区官员为主的行贿事实一再出现在生效判决书中,包括原安庆市宜秀区区委书记李顺琪、原安庆市公安局副局长范先汉、原安庆市宜秀区副区长程玉清、原安庆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陆有支,这些受贿官员的生效裁判文书中都有徐冬斌多次行贿事实表述。媒体公开报道,2017年12月21日上午9时,由安徽省人民检察院指定淮南市人民检察院办理的安庆市宜秀区区委原书记李顺琪涉嫌受贿滥用职权罪一案一审庭审,法院审理查明且李顺琪当庭承认收受安庆大龙山水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龙山水公司)实际控制人徐冬斌4万美元、人民币16万元以及使用徐冬斌个人银行卡消费约20.4586万元,索贿3万元。在上述系列案件中,从事工程承揽和渣土运输行业,以开公司为幌子,从安庆市宜秀区起家,一路靠着行贿受贿,欺压百姓的手段,获得巨额财富,安庆市中兴大道在修时,有很多村民不同意拆迁,徐冬斌组织黑恶势力强占村民房屋和土地,对不同意的村民采取暴力,其中有一村民脚筋被当场砍断(人证物证都有,公安有出警记录)。徐冬斌腐蚀党员干部,为自己谋取不正当利益的事实显而易见。徐冬斌本人没有受到任何刑事处罚,这就非常奇怪。

监狱在押人员赌场老板潮宜龙及其家属多次实名举报徐冬斌前两年开车将人撞死伤后逃逸。近期公安机关似乎已经开始调查。但是徐冬斌仍然逍遥法外。

徐冬斌在开发区有两家酒店,分别为2012年开业的天域花园酒店,坐落于安庆大桥高速口,2014年开业的天域时代酒店,坐落于安庆市公安局菱北公安分局旁边。传闻他长期将酒店房间钥匙交给公安领导和干警。徐冬斌还在每个酒店房间安上摄像头,引诱省市区领导进行消费,并把每个人的所作所为拍摄下来,以便继续控制要挟。

此外,徐冬斌经营的多家公司,都在从事违法犯罪行为,包括偷税漏税、包括制造虚假公司流水内外勾结骗取银行巨额贷款。这些公司是可以公开查到的(其他非在他名下的实际控制公司更多):安徽鑫顺达工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安庆大龙山水投资开发公司、安徽一徽品汇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安庆开发区玉茂实业有限公司、安徽徽品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他在北京和海南也有公司和酒店会所,光在北京的一个项目,徐冬斌个人就投资一个多亿。上述酒店会所长期拉拢腐蚀安庆市乃至省里的官员。上级机关如果认真调查,一定可以查出来。

徐冬斌为非作歹多年的还有一大保护伞,当地人都知道,省公安厅的一名副厅级干部现在职。徐冬斌对外一直叫他干爹,有意宣传他们的亲密关系。徐冬斌说,只要他干爹在就没有摆不平的事。

官商联手栽赃陷害 赖账不还致人牢狱

在刘海涛诉徐冬斌民事纠纷案件中,从2014年6月立案,历时近4年,2018年1月才收到判决,并判决刘海涛败诉。时任安庆市宜秀区审判长王芳公开向刘海涛索贿5000元(有证人可以证明)。王芳她徇私枉法,违法判决,王芳的所作所为都是徐冬斌指使的。败诉之后,刘海涛诉徐冬斌1050万元民间借贷案告此段落,告此段落期间刘海涛相安无事,等到2018年安庆市中级法院改判刘海涛胜诉后,徐冬斌跟当地公安联合找证人做伪证的情况下,以刘海涛开设赌场罪对刘海涛进行刑事立案。安庆市检察院于2019年4月15日在做出不予批捕决定后,2019年4月底,安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潘传六以中央巡视组交办案件为由,将刘海涛案卷卷宗携带至安庆市公安局菱北分局,对刘海涛开设赌场一案第三次立案侦查。徐冬斌说,案件到了宜秀区,他就可以一手遮天。刘海涛被批捕后,当地公安机关一再向检察院施加压力,检察官在无奈之下批捕了刘海涛。

事实中刘海涛根本就不存在开设赌场的行为,既没有租赁场地、招募人员、招揽赌博人员的行为,其在出借资金给事后证明是赌博人员之时,并不知道相关人员是赌徒,且刘海涛出借资金给参赌人员之时,并不知道那些借款人员在借款后将所借到的资金作何用途。刘海涛只是按照正常的借款程序与相关人员形成合法的民间借贷关系。刘海涛与潮宜龙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在潮宜龙因开设赌场被判时,潮宜龙供述说,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阶段都不曾供诉刘海涛与其共谋开设赌场,也声明刘海涛并不知道借款人员为赌博参与人。刘海涛在案件的数次侦查笔录中也绝对没有做出任何对自己不利的供诉。并且,潮宜龙还供诉他欺骗了刘海涛,以自己提供连带责任担保为诱饵,欺骗刘海涛放心出借资金给相关赌博人员偿还所欠赌债。

从此事件不难看出,徐冬斌在赖账不还的情况下,采取的一系列所作所为、栽赃陷害全部是针对刘海涛本人,徐冬斌通过他的势力一再诬陷、陷害刘海涛,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现如今,刘海涛含冤入狱已有一年多,在刘海涛被冤入狱后,我们全家人及亲属们奔走相告,为了给刘海涛讨回公道,我们多次去安庆市公检法等相关部门,可以说,我们为了此事历尽千辛万苦,同时,我们的生命时时刻刻面临着危险,即使这样,我们全家人包括刘海涛在内,已经做好了一切最坏的打算,无论再大的威胁、危险,我们全家人都会全力以赴应对,绝对不能让不法分子的阴谋得逞。我们相信:在以习近平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下,定会铲除贪腐,让吸血蛀虫无立足之地,同时,也希望安庆市人民政府及公检法相关部门能秉公执法,彻查此案,偿还刘海涛一个公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热点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62318.net/5087.html

作者: 热点新闻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88-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14267847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