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未分类

三年久拖不决连续八次延期 深圳国际仲裁院为何难出裁决?

(CCTV3.15维权服务中心 记者夤辉 通讯员郑义)近日中国法制报和CCTV3.15维权服务中心接到贵联公司的法律媒体援助请求,前公司总裁与公司达成上市协议,搞砸上市后擅自离职,…

(CCTV3.15维权服务中心 记者夤辉 通讯员郑义)近日中国法制报和CCTV3.15维权服务中心接到贵联公司的法律媒体援助请求,前公司总裁与公司达成上市协议,搞砸上市后擅自离职,股东无奈另寻他路,卖掉股权公司被收购,前总裁反咬一口要求奖励遭拒,实施威胁恐吓终获刑两年,后经再审改判无罪,十年后旧事重提再索奖励,申请仲裁立案至今长达三年,八次延期为何久拖未决?记过记者的调查核实,具体如下:

//ruanwen.miao98.com/Upload/59/1592694283028.docx_html_293790ab.png插图

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深圳国际仲裁院于2017年6月2日正式受理案号为SHEN X20170348号的国际仲裁案仍未有裁决时间表,被申请人一贵联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简称“贵联”)的相关负责人多方求助无果,只好在丁丁律师平台向全国律师发出求助,寻求解决办法,没想到立即引起全国近百位资深律师围观,组成微信群,热烈讨论此案解决办法。

//ruanwen.miao98.com/Upload/59/1592694283028.docx_html_m448cf90.jpg插图(1)

据了解,2005年,贵联公司为实现香港上市,以税后200万元人民币的高额年薪聘请了沈光朗作为总裁,全权负责公司香港上市工作,并承诺其与绩效挂钩的高额奖励。

//ruanwen.miao98.com/Upload/59/1592694283028.docx_html_m726cf474.png插图(2)
//ruanwen.miao98.com/Upload/59/1592694283028.docx_html_79b66062.png插图(3)

随后于2005年4月12日,贵联公司及原股东蔡得和沈光朗在香港签订了《聘用合同》和《协议书》,《协议书》约定,如果沈光朗带领团队实现贵联公司上市或私募成功,贵联公司将分别奖励沈光朗及团队上市或私募成功集资额的5%和2%。合同约定适用于香港法,纠纷由深圳国际仲裁院的前身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深圳分会管辖,蔡得承担担保责任。

2005年5月沈光朗入职后,全权负责香港上市工作,贵联公司提供公司全部资源支持沈光朗工作。然而,在花费了贵联公司近2000万元人民币后,却因沈光朗及其上市团队原因,导致贵联公司上市计划全面失败!

上市失败后,沈光朗于2007年3月擅自离职、另谋他业,并将贵联公司上市材料全部据为己有,其他上市团队成员也陆续自行离职。

沈光朗及上市团队离职后,贵联公司原股东蔡得不得已自行与香港上市公司澳科控股达成股权买卖意向,准备将蔡得先生持有贵联公司100%的股权转让给澳科控股的子公司,把贵联公司“卖身”。

沈光朗得知此消息后,在蔡得先生与澳科控股的股权买卖交易还没达成前,便以该股权买卖交易符合其与贵联公司签订的《协议书》奖励为由,向贵联公司多次索要巨额奖励并实施威胁。

其实,蔡得先生与澳科控股的股权买卖交易与贵联公司集资毫无关系,沈光朗也从来没有参与,根本不符合任何奖励条件,贵联公司当然拒绝了沈光朗的无理要求。澳科控股还出具书面证明,该项交易与沈光朗及其团队没有任何关系。

//ruanwen.miao98.com/Upload/59/1592694283028.docx_html_m34f59fe3.jpg插图(4)

遭到拒绝后,沈光朗便伙同其上市团队成员向蔡得先生的交易对手澳科控股、负责尽职调查的香港会计师事务所以及香港联交所、香港媒体发送律师信和不实材料,企图破坏双方交易,导致澳科控股不得不数次停牌,损失惨重。

蔡得与澳科控股子公司的股权买卖交易在沈光朗的百般阻挠下,最终艰难的在2007年10月31日达成,贵联公司成为澳科控股100%控股的全资子公司,失去了自主控制权。

沈光朗一面破坏股权买卖交易,一面利用其在贵联公司任职期间所取得的公司资料,编造事实,捏造莫须有的罪名,向贵联公司所有的客户、所属企业当地政府、银行、税务、海关等部门到处散发不实材料匿名检举投诉,向贵联公司原股东及家人发送匿名死亡威胁短信,向公司寄送不明爆炸物,实施一系列威胁、勒索,逼迫贵联公司“花钱买平安”。

贵联公司原股东蔡得感觉个人、家人和员工的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于是向公安报警,沈光朗最终被检查院以敲诈勒索未遂和损害商业信誉罪起诉,按照刑案重罪吸收轻罪原则,以敲诈勒索未遂的罪名获刑两年。

//ruanwen.miao98.com/Upload/59/1592694283028.docx_html_785844c9.jpg插图(5)

据悉,经过此事后,蔡得先生为自己在选人用人方面犯下错误懊悔不已,也为公司错失上市良机长期深深自责,同时还要承受沈光朗到处的造谣抹黑,身心俱疲,过户股权,退出贵联公司。

而沈光朗仅在贵联公司任职一年零十个月时间,就从贵联公司领取工资及奖金高达人民币800多万元,这可是在2005-2007年期间,仅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取得如此高额的报酬,足以体现贵联公司给予沈光朗的待遇丰厚。

沈光朗对贵联公司的种种违法行为,是经过公安机关、检察院、三级法院所认定的不容怀疑的事实,2016年广东省高院再审沈光朗敲诈勒索未遂刑事案,以“其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为由改判无罪,但经刑法专家确认,再审判决明显遗漏沈光朗损害商业信誉罪的刑事罪名。

再审判决后,贵联公司未再向最高人民法院或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要求纠正错误判决的申诉,但沈光朗以省高院刑事判决书作为对贵联公司反攻的武器,再次以10年前的《聘用合同》、《协议书》及蔡得与澳科控股的股权买卖交易为由,在深圳国际仲裁院提起本案仲裁,向贵联公司索要高达2.2亿元人民币。

//ruanwen.miao98.com/Upload/59/1592694283028.docx_html_431ff8cf.jpg插图(6)

据了解,该案立案至今已长达三年时间,距最后一次开庭也有一年多时间,连续八次延长裁决期限,至今仍悬而未决,贵联公司长期被这起已超过诉讼时效的案件拖累,合法权益无法得到保障。

贵联公司对本案久拖不决、多次延期、庭审结束一年多后仲裁院还接受申请人提交材料的做法非常不解,已多次致函深圳国际仲裁院,但未得到任何回复。因此特向律师界朋友咨询:

1、根据深圳国际仲裁院公布的仲裁规则,涉港案件组庭后6个月内完成裁决,而本案长达三年没有裁决,连续八次延期是否符合仲裁规则?

2、所有庭审程序结束一年多后,仲裁院还接受申请人提交材料,这样的程序和材料是否合法?

3、此案明确适用《香港法》,对于香港律师的香港法律专家意见,仲裁庭是否应该采纳专家意见?评判标准是什么?

对于本案的仲裁判决进展与结果,本媒体平台继续关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热点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62318.net/5111.html

作者: 热点新闻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88-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14267847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